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小夜曲

薄雪覆满了柏林的冬日。

瑟兰迪尔冷得抱紧了双臂,在断续低沉的钢琴声里,他端起冒着热气的咖啡,温暖让他一时忘了自己冒雪带进屋里来的愤怒。

“索林,你简直疯得不可理喻……”瑟兰迪尔放下杯子。

昏暗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影,他点燃火柴。

“说好了那是…那是给你展露才华的机会。只是一个平台而已。”

“当我说你可以把你精湛的学识献给德意志时,你点头同意。”瑟兰迪尔愤怒地说,呼出白雾消融在黑暗里。

“然而就在今晚,你竟当着满厅军界政要的面,点点头就走了…竟留我为你收拾局面。现在我跑来你家问你一句话。”结着薄冰的玻璃窗在轻微风声中颤抖,婴儿哭叫不停,楼下传来汤匙哐当搅拌声。

“这是为什么?索林?”

腐朽的地板嘎吱作响,索林从隔壁房间里走出来,他答道:“我觉得参加那种聚会没意义。”

瑟兰迪尔揉着冻僵的手臂,他深吸了口气,“这又是为什么?”

“就是没意义的意思。”索林在他身边坐下,他轻叹道,“我看到的只是一群粗鲁的军人坐在宽敞明亮的宴会厅里。我本以为是对你们哲学院的人演讲,可没料到是那群衣冠楚楚的贵人。”

瑟兰迪尔气得差点说不出话:“他们是可以拯救德国的人!可以给人民带来温饱的人!”

索林没说话,他打开窗,凛冽寒风顿时冲散室内温暖,瑟兰迪尔猛地跳起来,起身护住摇曳的烛光。

“你疯了吗!”

“这就是你说的人民?”索林指着楼下黑黢黢的院子,亮着灯的窗后不断传来如干瘪风箱般的咳嗽声,婴儿哭得声音嘶哑,冻成冰球的灰鸟蜷缩在烛光黯淡的窗扇下,一家人正喝着冰冷黏稠的汤。

瑟兰迪尔蓦然瞪大眼睛。

他没想到过,柏林有着温暖明亮的宴会厅,里面有胸前挂着勋章的军官的集会;柏林也有冰冷狭窄的聚居区,里面有生活窘迫的穷人,他们围着空荡荡的餐桌祈祷下一顿的食物。

“这是你所需要拯救的人民。”索林关上窗,一手轻轻搭在他肩膀上,“他们更需要稀薄的快乐,就像冬天里的阳光。”

瑟兰迪尔点点头。

“虽然月光不及阳光温暖,但也一样明亮。”索林转头对瑟兰迪尔微笑,“我想在今晚为他们弹首曲子。”

当烛光在隔壁房间里亮起来时,瑟兰迪尔听到了低沉温柔的钢琴声。

轻柔的旋律流淌在房间里,同烛光温暖地舞蹈着,使窗玻璃颤抖的寒风渐渐停歇。犹如夏夜月光温柔的树林窸窣呢喃,随风飘荡着夜空中的虫语。

瑟兰迪尔觉得很暖。

起初琴声不是很清晰明了,后来逐渐停止了窗外风声呼啸,又渐渐地如潮水般漫上来,温柔地几乎要让人窒息。

那是舒伯特的《小夜曲》。

“我的歌    声  穿过深   夜,向      你轻轻飞去……”瑟兰迪尔忽然不由自主地开口,唱着记忆在雷尔斯塔甫的歌词,轻柔得仿佛在吟唱着恋歌。

“在这幽     静的小树林    里,爱人,我等待   你……”

“你可听     见夜莺歌   唱?她   在向你恳请,她要用   那    甜蜜歌     声诉     说我的爱情……”索林的回应依稀顺着流淌的旋律飘来。

寂静而温柔,就像深夜幽静的树林里泉流低声呜咽。

光亮微茫的星光,静谧幽暗的河流闪烁银光。

d小调转到了D大调时,歌声忽然变得明朗热切,“用那银     铃般的声    音,感     动温     柔的心,感    动温   柔的心……”

瑟兰迪尔开始觉得很困,当他听到“愿你倾听我的歌声……”时,他轻轻捂住嘴。

“愿你倾听我的歌声,带来幸福爱情。”瑟兰迪尔答道。

说罢,他把头枕在交叠的双臂上,缓缓睡去。窗外薄雪的光亮照着他的侧脸,如小夜曲般柔和。




评论 ( 1 )
热度 ( 1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