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索瑟/中世纪AU】【王权及四海,莫与帝王争】楔子

我知冬日的到来并非天赐的旨意。

就如凛冬代替酷暑,四季更迭,万物兴衰消长。

就如生存代替死亡。

我一直认为万物自有规律,历史更迭自然。但这不可向人言说,只因圣奥古斯丁曾言,“万物皆为上帝的一部分”。他说,人呐,你是谁?受造之物岂能对他的神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呢?

没有人值得上帝的救赎。

圣奥古斯丁所言。

除教会之外,别无救赎。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观点。

一.

初见默克伍德的瑟兰迪尔,不是在他加入圣殿骑士团,带着恹恹不乐的神情出现的那时。而是在我被正式授封为骑士的那天。

佩剑拍打在我肩上,接着是后颈。

初春的青草仍旧是灰绿的颜色,主教苍老高昂的声音在城堡外的比武场上回荡。

侍从替我挂好佩剑,仪式结束。

“索林,往那边看。”丹恩牵着我的马,朝我身后扬扬下巴,“默克伍德家的人。”

日光模糊了视线,我隐约瞥见一个灰蓝色的金影子,那人正站在主教和一群领主之间。

瑟兰迪尔是欧瑞费尔男爵的幼子,天气炎热,他仍穿着羊毛斗篷,金发犹如银盔泛着白光。

“他名为瑟兰迪尔。他的父亲和祖父有些交情。”丹恩松开缰绳,“索林,你该上马了。”

除了那天在马上的匆匆一瞥,我没想到再次见他竟会相隔了那么多年。

而那时,我和伊欧墨亲眼见他被授封为圣殿骑士,最终成为和我们一样的人。

------------------------------------------

@贱葩葩 :正是因为你,我把这篇以及此后的文章献给索瑟。如果有幸得到你的喜欢,那就算是生日礼物吧。

7.24,祝我十五岁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 ( 5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