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临终遗言 (甜饼小短篇)

“你来啦。”床上的人影虚弱而憔悴,淡淡的笑容都带有勉强。

珠灰色帘子遮住了半明半暗的窗子,镶在墙面的镜子也放下了黑纱,索林环顾四周,房间里弥漫着甜腻的气息,仿佛是整个酿酒坊的熏风都被刮到这里来了。尽管壁炉里的火星溅到了小地毯上,在精灵王的房间里,冰冷的石头墙面透着极度冰冷的寒气。

“我的天哪……”索林看到床头摆满了酒瓶酒杯,暗红色的液体顺着倾倒的酒瓶流下柜子,流在地面上像蜿蜒河流,精灵王枕边的盘子里还盛着半块没吃完的点心,墨水浸湿的羊皮纸,还有一根折断的鹅毛笔。

“你一定很迷惑吧……”瑟兰迪尔微笑道,嘴唇已变得苍白,“我……我酒窖里的珍藏都是平时舍不得喝的,到了现在这种情况……想想真是悲哀,美酒已经喝到厌倦恶心了,却还贪恋着生时的滋味……”

“索林……坐我床边……”瑟兰迪尔吃力地直起身子,索林默不作声地扶住了他。“笔……”他有力无气,咬着嘴唇说道,瑟兰迪尔把头靠在索林肩上,他闭上眼睛,“现在……写我的遗嘱吧……”

“开什么玩笑?!你最多是高烧!”索林惊得差点跳起来。“嘘……”瑟兰迪尔睁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天在战场上我中了毒箭,我都听到了。”“感谢你……把我带回来疗伤……索林。”瑟兰迪尔悲伤地凝望着山下之王越来越惊奇的面孔,“我时日不多了,你是我唯一信任的人……写吧!”

“作为幽暗密林的国王,自即位以来……我对子民……”

“别说这些没用的话了。”

“你说得对,索林。”瑟兰迪尔倚在枕头上,温柔地看着他捡起地上的鹅毛笔。

“我指定的继承人……我没有子嗣……那么未来的国王是……”

“保持与孤山友好密切的盟友关系……盟约……”

“矿产承包税交予传令官加里安过目……”

“自我死后,不必再进行与长湖镇的酒类贸易……”

“军队布局调整……削减部分……”

“对不起,打断一下。和孤山进行的毛皮贸易一条修改一下如何?”

“哦……好。”瑟兰迪尔吃惊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索林,“你……好像修改得太过了。”

“嗯?”

“没什么……”

“好!以后孤山的军队经过密林时一律放行不得阻拦……”

“索林……”

“嗯?”

“好……吧……”

“写好后,交给加里安……”瑟兰迪尔虚弱地撑起身子,他靠近索林。“索林……我喜欢你,索林……一直都是。对你保持着爱慕的心……从那次见到你开始。”瑟兰迪尔的金发垂在索林肩头,眼神忧伤又透着欢欣的光彩,他看到索林眼里跳动着惊喜的色彩,“现在我说完啦……彻底没有遗憾了。也许……你也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对我说出口的吧。”

瑟兰迪尔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我可以喝完这瓶酒吗?”瑟兰迪尔惊愕地看到索林冲他挑了挑眉毛。

“好的……”他再次躺下。

“我可以尝一下这块点心吗?”

“嗯……索林,握住我的手……”瑟兰迪尔感到疲倦。

“我可以吻你吗?”

从索林那里传来的温度很暖。

“好……”

“我可以吃你吗?”

瑟兰迪尔惊得再次坐了起来。

“你……我……一直都很想……”他的脸涨的通红,“但现在……哦……好吧……快点来吧,索林!”

“就这么说定了!”

瑟兰迪尔温柔地拥住索林的肩膀,旖旎柔情的梦充满了他的眼睛,索林慢慢褪下了瑟兰迪尔裹的毯子,露出他雪白的臂膀。室内两人的喘息声清晰可闻。“瑟兰迪尔,我的精灵王。你真是美丽。”听到这话瑟兰迪尔泫然欲泣,只能紧紧拥住索林,“抓紧时间吧……”“你真是个傻瓜……那天我带你回来……”瑟兰迪尔的脸复又涨得通红,他紧搂着索林的腰,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嗯……”“你的伤不算严重……半兽人的毒箭的箭翎上涂了石灰……”索林低沉的声音摩擦着他的脖子。

“我上上下下地把你检查了个透,你发了高烧,现在还没好……扔掉了那根伤你的,没有涂石灰的箭……”

“什么?!”瑟兰迪尔大惊,顿时挣扎着要起来时复又被凶猛的力度摁倒。

“所以说──你真是个美丽的傻瓜……”索林坏笑着吻上了精灵王,他的精灵王的嘴唇。

(Ω)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