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今朝有酒

冰凉夜风猛然灌入阳台,绿漆门扉在风中吱呀作响。枪口抵上额头的触觉冷如霜,索林醒来时,瑟兰迪尔如瀑金发已垂在索林脸上,膝盖顶着床垫,一双灰蓝眼眸里透着戏谑,“晚上好,我的山下王。”

Wolford丝袜,Jimmy Choo罗马高跟鞋,红润的嘴唇饱满如樱桃。一个风情万种瑟兰迪尔正居高临下地用枪抵着他的额头,索林缓缓移开了瑟兰迪尔的手。“准确说,是早上好,快五点了──瑟兰迪尔小姐。我没想到尊敬的欧瑞费尔先生还有一个女儿。”索林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女装的瑟兰迪尔,他看上去像极了酒吧招待女郎。

“我是留在酒馆探听风声!你又能为任务做到什么程度?索林?”瑟兰迪尔反感地用袖子抹掉红唇,灰蓝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我是为家族工作的枪手!为我们默克伍德的姓氏荣誉而活……”瑟兰迪尔傲然扬起下巴。

“你可以把这理由留到默克伍德家族派你来杀我的那一天说。”索林耸耸肩,匿在黑暗中的一只手深了出来,枪械冰冷的外壳反射着白光,“你拔枪的速度没我快,瑟兰迪尔。”“哦?可我知道你会把枪藏在枕头下。”瑟兰迪尔高傲地答道,“你还在做赏金猎人?”“是的。”索林披衣起身,“上个月我给欧瑞费尔先生添的麻烦在你们家族掀起不小的响动了吧。也许他正摸着手上的蓝宝石戒指,在吩咐除掉我这个新出来的障碍呢。哦,感谢你还保持着做完任务后来见我的老习惯。”

瑟兰迪尔顿时沉默不语,良久才对整理衣装的索林林开口道,“我警告过你,索林。和甘道夫的合作触犯了我家族的利益,他们不希望你重建自己的组织……”

“多说无益。”索林的声音中透着坚决,“不过,瑟兰迪尔……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是要来见你,可惜一直穿着糟糕透顶的服装。”瑟兰迪尔一边叹气一边把手枪收回口袋。“你看起来风情万种,我的夫人!”索林不由分说地吻上瑟兰迪尔的嘴唇,危机的迫近似乎没给这对爱侣带来多大影响,“在客厅里坐会儿吧。我做提拉米苏给你吃。”

像往常一样,索林走进光洁的厨房,他在为瑟兰迪尔的“归家”准备着有咖啡香气四溢的气氛。

蛋黄浓稠的颜色在薄寒的光线中显得朦胧。索林熟练地打开咖啡机,外边的瑟兰迪尔靠着客厅里的紫天鹅绒垫沙发上,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时装走针的滴答声落在地毯上,精细繁复的花纹绒毛柔软地把一切声音包裹起来,糖水和蛋黄的搅打声,水在锅里沸腾的嗡声和打蛋器均匀的节奏融合在一起,外界像是一张黑夜之久的网,星光甜谧得像憩息许久的梦。几缕金发扑簌簌地从肩上落下,瑟兰迪尔渐渐感到下巴沉重,待他想起要抬起眼皮时,偌大的客厅里已充满了他缓慢悠长的呼吸声。

走针声滴答作响,时针在从“Ⅴ”滑向“Ⅵ”。

索林刚把10克吉利丁片泡软成吉利丁溶液,他关掉火,250克马斯卡彭芝士正在打蛋器里拌得顺滑称手。任何一件事物都被索林要求做到精确如咬合紧密的的齿轮,多年来的习惯让他依然如机械般运作。吉利丁溶液已和马斯卡彭芝士糊搅拌均匀了,橱架上的白骨瓷杯透出半边明亮的白光,风从蒙蒙发亮的绿帘子下涌入室内,瑟兰迪尔瞿然惊醒。

他听到索林把咖啡酒倒入杯中;他听到他在取出昨夜做好的芝士糊,把今天凌晨新做好的放入冰箱;他听到爱侣在取可可粉的响动,凡是索林所作的他已在很久前就洞悉了一切,他了解这个男人的一切。

你为什么还要费大力气做好新的芝士糊?索林?

难道你还期盼我还能再回这个……家……吗?

瑟兰迪尔不觉把手伸进口袋,除了触感冰凉到发烫的枪,还有他昨日收到的信,欧瑞费尔对他下达了任务,必须由瑟兰迪尔亲自终结索林的生命。

必须由他来做。

客厅里老式唱机被人放下了唱针,嘈杂的乐声骤然迭沓而来,嘶哑转动的瞬间宛如蝶翼在缓缓扑动。

(Ω)

评论 ( 2 )
热度 ( 6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