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盛宴之后(索瑟, 甜-v-)

“多温尼安酒……我……索林……”瑟兰迪尔双颊泛红,“我……还要……索林……”他摇摇晃晃地起身,口齿不清地呢喃着索林的名字。在他身旁提心吊胆伺候的方丁犯了难,不知瑟兰迪尔是要多温尼安酒还是索林,就现在的状况来看,方丁偷偷瞟了杯盏碟盘堆积狼藉的桌面,还是不要让他再碰酒好,更何况瑟兰迪尔腹中未来的孤山之主可就受不住了。

加里安朝方丁使了个眼色,他立即点头匆匆跑出房间。在加里安费劲哄瑟兰迪尔歇息时,大门砰然撞开,索林大踏步跨进室内,沉重的暗金王冠还没来得及摘下。他拖着厚重的长袍,一时气急地夺下瑟兰迪尔手中的酒杯。“你这不知好歹的醉鬼!”索林怒极,瑟兰迪尔不防踉跄后退,险些倒地。“几个月前死到临头了还猛灌掉一酒窖,不分日月不加轻重地喝喝喝!你怎么当上国王的!你又怎么为孩子着想的?!”提到孩子,索林眼中的怒色部分被消融而下,但他一看到瑟兰迪尔隆起的腹部上还沾着酒,不禁又欲发火。

“闭嘴!索林!”瑟兰迪尔脸颊酡红,原先暗自神伤的眼中不由得带上一星火花,“还不是怪你的议会开得又慢又长……几个老家伙偏偏还纠缠不清……呃……等我拿剑去砍了他们,叫你整天理那些老家伙不陪我……”在索林身后的门缝处,偷听的“老家伙”──哈尔迪尔和埃尔隆德不禁大吃一惊,气愤不已。

“嘘。”索林皱着眉头,他知道外面有人在偷听。但瑟兰迪尔又是心伤又是蛮横的姿态令他愧疚感越发沉重──他的王后就是有这种令责怪他的人负罪的能力,好像他深深伤害了瑟兰迪尔似的。索林的脸色缓和下来,他和加里安把瑟兰迪尔搀扶到床上,准备为自己的重话向他赔礼安抚。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嘈杂声,似乎偷听的人遭受了憋在嗓子里的惊吓。“安静,诸位大人们。”索林让瑟兰迪尔靠在枕头上,“好了,瑟兰……”

“你们有孩子了?”门口一个冷冷的声音在问。

“当然!”索林放下床上帷幔,“安心睡吧……我会回来的,不不不,不是离开你……好,我保证,提前回来……”

“什么时候?”那个好事者还在追问,不过门口的声音安静了下来。

“在我立遗嘱的时候……”瑟兰迪尔突然笑了起来,“他吃了我……哦,给了我小莱戈拉斯……”

“是个不错的名字……”声音很冷淡。

“拜托你别再追问了,厨房里有的是东西麻烦德瓦林带你去塞一块在嘴里好不好?!”索林再也忍受不住。

银发在风中飘飞,一双与瑟兰迪尔相似的灰蓝眼眸在盯着索林。

“我的孩子。”欧瑞费尔朝索林点点头,“我回来了。”

(Ω)

评论
热度 ( 7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