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黑蝴蝶》(英国现代AU,开篇)

2016年,深夜,温德米尔小镇。

窗玻璃蒙上的一层水雾透着五彩斑斓的光彩,街灯在寂夜中未熄,对面伊姆崔尔公寓上的五色小彩灯如朦胧扩散成菱状的液滴般浮在窗口,埃尔隆德大约还在也吉尔加拉德把酒言欢,隐隐的碰撞声透过来,引起浴池里的水波又一阵震颤。

沾有玫瑰色液滴的橡木酒塞浮在瑟兰迪尔胸前,他半身都浸在浴池里,雪白双臂紧紧拥着索林,金发与索林的黑发纠缠不清。当那双灰蓝眼眸睁开时,瞳孔深处浮着温柔潋滟的光波。他们不知道喝了多少瓶McAllen威士忌和霞烧酒,酒塞与酒瓶散乱一地,在他们纵欲的极乐之时,瑟兰迪尔全身淋着玫红色的液体,酒味熏香,诱惑的眸子闪耀如撒旦的诱人魔火,至少在索林眼里是如此。

他拥簇住瑟兰迪尔,以全心的爱意膜拜对方的肉体,就像曾经足以令床垫芯子破碎飞扬一般的激情使得瑟兰迪尔大为惊恐,全身颤动。

索林迷狂的攻势并未因他痛苦的软弱无力而停歇,从伊姆崔尔公寓传来酒瓶碎裂声,瑟兰迪尔仍迷失在爱情的间歇里循着酒香寻找索林的气息,似乎隔壁的房客在高歌,歌声隐隐震动夜空。

不知道有多少酒,泼洒在瑟兰迪尔的形体上。不仅是浴室,屋里全是酒气,估计在外面的走廊,公寓的楼道都可以闻见馥郁的酒香。也许明天就会见到管理人甘道夫了,他大概又会一边编织毛衣一边瞧着瑟兰迪尔叨叨地劝他别再和索林纵欲过度。

瑟兰迪尔皱着眉,夜里的歌声很响,他把头埋入索林怀里。

有多少酒被毁,他都无所谓,只要在索林怀里就好,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好。


评论 ( 8 )
热度 ( 10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