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青铜与金之铸泪【上篇】

【王殁,前一天】

“说吧,你的意图。”即使双手被束缚索林仍高昂着头颅,眼神流露出一片睥睨之态。

“无论交易如何。”索林盯着半响都未开口的精灵王,他似在沉思,半边脸笼在阴影下,“你都不希望看到我称王的那一天,瑟兰迪尔。虚伪的精灵王者。”

“你说得对。”不知道是指前者或后者,瑟兰迪尔微微点头,“我找了借口,白宝石项链也好,刚才那些关于和平的话也罢……我装的累了……”他嘲讽地笑了笑,“精灵,确实虚伪,华而不实……”

“精灵不希望看到你称王,我们不希望出现中土世界民众拥戴的王,无论是哪个种族…索林王的存在就是罪孽,精灵都是很虚伪的,你明明知道…”他笑得眉眼舒畅。

“就是因为这样,就要剥夺我们夺回家园的权利?”

“你很会嘲讽,但你就是个威胁。我必须阻止你。”

“不如再谈场交易?”

精灵王挑了挑眉毛。

“请说。”



【王殁,十三小时前】

“索林,史矛革飞往……长湖镇了……”

“我知道。”

“可我们……”

“别再说些没用的话了。”山风料峭,他冷冷道,“既然是无力的人类,又定居在孤山附近的地方,就算命运再悲惨,都是避免不了的。”

脱口的话虽轻,却透着凛冽的寒意。

索林疲惫地合上眼。

“你也就只剩很少的时间可以活了……”精灵王的声音虚无缥缈,像绕在在迷雾中。

评论 ( 2 )
热度 ( 3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