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砂糖成盐

精灵,不洁,污秽,玷污,清除。

瑟兰迪尔仰望着在空中飘飞的明亮火光,巨大邮轮遮天蔽日地在头顶上突破黑云压来,粼粼甲片在燃烧的大火中映出水波般碎裂的炽光,黑暗的海面涌动绯红的波涛,破损的旗帜晃动着焦黑的桅杆。映在瑟兰迪尔瞳孔里的大海呈现出从未有过的壮美。那个在甲板上的身影在静谧的火光中屹立不动,仿佛时间过了千万年,即便是时光剥蚀,那双清凛明亮的目光中仍透着君主的威严。

精灵,不洁。

瑟兰迪尔知道,是他和他们那些道貌岸然的“精灵”害了那人。

精灵,污秽。

瑟兰迪尔明白,索林的仇恨冲刷不了那些所谓的世家屠杀他亲人的血。海军军官压低帽檐,右手掩着风,光点在漆黑的港口中亮起,瑟兰迪尔叼着烟,缓缓吐出白色的烟雾,抬头与他对峙。

终于要到他们二人对决的时候了,瑟兰迪尔没来由地想起很多往事,年轻稚嫩的上校朝他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黑发拂在光洁的前额上。他叫索林。

可是相遇再美好,总也改变不了命运的残酷。就像索林今夜杀尽了邮轮上所谓的上层社会的体面人,他们都是肮脏的,精灵。

瑟兰迪尔军官,隶属一个腥风横行的杀手家族,名号为“精灵”。他们打着庄严的名义,剥夺了其余群体的生存,索林的家族,索林的血亲。

精灵,玷污。

心口是有发痛的感觉吗?瑟兰迪尔摇摇头,这证明他良心尚存,可他只是个良心尚存的海军军官,背地里双手沾了他人的血,以正义的名义。索林还在甲板上,瑟兰迪尔从腰间抽出刀,他迎着海风,缓缓从码头走上燃烧的邮轮。

瑟兰迪尔看到他转过身,刀光在他手里映出明亮的光痕。

多谢你杀死了他们,多谢你终于在接近我后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什么罪恶在吞噬千万人的灵魂,多谢你让厌倦一切的我终于解脱。

金发在风中高高扬起,猛烈的冲力自脚底传来,瑟兰迪尔周身绕着风,高高把刀刃举起。

可是我的结局无法选择。

精灵,清除。

刀刃略过瑟兰迪尔脸颊,带着森森寒意。海军军官在苍茫大海上对那人微微一笑,他的心脏其实在很早以前就由索林刺穿,是在那个明媚的下午,上校庄严地朝他伸出手,“幸会,我是索林。”

“幸会……”



评论
热度 ( 3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