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 】妙人儿(中)

情报间谍瑟兰迪尔 · 默克伍德敏捷地捕捉到了市长发言完毕时局促不安的表情。

但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镇静地隐身在人群中,镇静地端着香槟酒杯,目光专注如鹰眼。事务官吉尔加拉德与埃尔隆德随后一同出现,却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反倒引起一群身着白西装的记者手执录音笔在窃窃私语。

瑟兰迪尔绕过他们,推着甜品车的侍者走后,他来到蕾丝白布垂地的长桌前。由高脚酒杯垒起的香槟塔在月光中流动着梦幻般的色泽,飘过餐桌取酒的名媛绅士醉意熏熏。就在瑟兰迪尔伸手探向桌腿时,一个影子挡在他面前,对方装作没发现他在安装窃听器的样子,用轻快的语调打起了招呼:“晚上好,我的王后。”

金发美人顿时身形一滞。

“索林 · 欧肯希尔德。”瑟兰迪尔恨恨地在舞伴耳边咬牙切齿道,“你别太得寸进尺……”

优雅的华尔兹舞曲响起时,索林已经毫不客气地掐住他的腰并拖入舞池,素白紧身长裙包裹得瑟兰迪尔一身曲线妖娆,摇晃不止的耳环闪烁着弧形的银光。人们对那位白西装绅士能拥有一位如此美妙的舞伴艳羡不已,其他用我的伴侣还想索林投来赞叹的目光。

“遵命,美人儿。”欧肯希尔德伯爵轻笑,“请问您在这钓了什么鱼?”

“默克伍德家族盯上的猎物不容贵族插手!”瑟兰迪尔瞪着索林,“听好了,索林。到这里来怀着不同目的的人可不止你一个,有人会暗杀,有人会引起骚乱,有人会窃取情报,谁都想知道新起的官僚机构背后有什么势力在操纵,欧肯希尔德家族就别想分一杯羹了!”

棘手的事早已发生,为了获取新市长的背景,瑞文戴尔市开始涌起各势力互相争斗的暗流。

“贵族没必要加入猎犬对腐肉的争抢。”索林暗讽道,“但我们不愿对发生在眼前的事情一无所知。”

说起来,他和瑟兰迪尔还是亦敌亦友式的关系。自从他们在另一场宴会相识,老派贵族之家的继承人和默克伍德家族的成员彼此之间似乎产生了难解的羁绊。

异类总是能亲近异类。

“那就好。”瑟兰迪尔高傲地扬着脑袋。

“可是。”索林露出难为的神色,“我不能确信你是不是安全无害的,毕竟,我不想在这种场合出现什么乱子……”说罢,他猛然攥紧瑟兰迪尔的手腕。

“索林!”瑟兰迪尔愕然。

此时华尔兹的旋律如流水般迅急地盈满了大厅,在逐渐跳跃而起的音符的间歇,索林握着瑟兰迪尔的手腕,拽着他翩然起舞。

“嗯,没有袖管藏着武器。”索林自顾自道,“那么,胸口呢?”踩着突然迅急的舞步,索林倾在舞伴脖颈上,瑟兰迪尔裸露的部分肌肤掠过夜风的凉意。

“索林,你!”瑟兰迪尔又惊又怒。

“啧。”索林嘲讽地瑟兰迪尔耳边轻笑,“狡猾的美人,你一定是有备而来。既然不在这……那么……”舞步猛然迅速挪移转换,在越来越湍急的旋律水流中,突然迭起的高音如决堤潮水。索林单腿滑向左方,瑟兰迪尔猝不及防地向后倒下,腰支被索林紧紧揽在怀里,他仰头望着天花板上的枝形吊灯。

就如一对配合高度默契的伴侣,他们跳出了优雅动人华尔兹舞。所有人不禁为他们鼓掌叫好,可瑟兰迪尔知道,这完全是顺着索林的舞步,他就像个被丝线控制木偶一样随他起舞。

索林扶着瑟兰迪尔的腰,他悄悄把搜出的一柄精致的短刀藏入自己袖口。

“您真是位妙人儿。”索林俯身在瑟兰迪尔耳边道,“还想再共舞一曲吗?”

瑟兰迪尔什么也没说,他任由索林扶着折弯的腰支,双眼愤愤地瞪着天花板。

评论
热度 ( 9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