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 】画梁间 (上)

春日。乳燕语梁间。

今晨我在檐下听到了公子与小厮的对话。

『春分过后,外间廊檐底下的燕子却没归巢。』小厮替公子披衣道,『空空荡荡的。就剩了一只雏燕儿在叫唤,公子要不要去看看?』

公子只是咳个不住,透过茜纱窗纸,我瞧见他脸色苍白,金发散乱。

『谁生谁死哪能是我管得了?!』公子不耐烦道,『由他去罢。』

我收拢羽翼,伏在梁橼下瑟瑟发抖,桃杏红遍了满院的粉墙,司春青帝已至,可如今的春日依旧冷若寒冬。



惊蛰。燕子归来愁不语,旧巢无觅处。

今天我又看到了公子,不知为何总忍不住要多看他一眼,也许是因公子姿容俊美,也许是因他唇边挂着微笑,用颤抖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写着『索林』二字。

『索林……』公子喃喃自语。

突然一声惊雷震动,我慌忙扑到窗上,顿时再也没力气挣扎起来。太弱小的翅膀无力起飞。

可有一双温暖的手,渐渐把我捧了起来,我看到一双冰蓝色的眼睛,还有满屋的笔墨纸砚。



雨水。梁间燕,前社客。似笑我,闭门愁寂。

公子撑着伞,默默地遮住覆有青苔的墓碑。

见他打开提篮,摆上松花糕点的碟子时,隔篮里的我发出几声啾鸣。

公子看了我半日,才浅浅地笑了。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公子道,『可是索林,你看,现如今,我和这雏燕都是孤孤单单的。』

雨水冲起一连串随水漂浮的桃花,我渐渐知晓了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讲的是,公子与挚友交情甚笃,然,友人却早早逝去。



评论 ( 8 )
热度 ( 7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