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 】画梁间(下)

立夏,燕子衔将春色去。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公子说。

『大多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他拿了一块糕点逗我,『小家伙,你说,怎么这人世就不许他活着呢?』

公子给我讲了许多索林的事,关于他与公子如何初识,关于他早年家门不幸,关于他白昼手刃仇家,关于他如何病逝。

公子常念,索林喜欢燕子,以往他不在意,如今却忽然在心里记挂着了似的。

公子说,我不知也为何喜欢你这小小雏鸟,就当是对他的想念罢了。

端着药进来的小厮看到公子和我说话儿,只说:『公子疯了。』



秋分,清秋燕子故飞飞。

我早早就学会了飞翔,看着其他燕子在公子檐下筑巢,寻偶,觅食,嬉戏,可我始终被冷落在一旁。

不过,我还有公子。

公子与我相熟,他常能从燕群中认出我。忽一日,他望着檐下的燕群,自语道:『你离世时说过不留我寂寞,如今是你让他们来陪我了吗?』

我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

但我只是落在公子肩头,望着他渐渐欣喜起来的脸,不声不响。



小雪,似曾相识燕归来。

今年的冬日竟是更为萧瑟,燕群飞去南方寻找更温暖的晴天。公子独不舍,像是发了狂似的对着纷纷飞远的燕群苦苦央求,他许诺给他们温暖的燕巢,他向空中徒劳地伸出手,他怅然若失地在雪地里缓缓前行。

此时的公子像是毫无生气的木偶。

还留在檐下的我终于明白过来了,就如我为何在这里孤孤单单、不知缘由地出生,亦如今日又为何心有挂念地留下。

看到这里,你们该明白了吧。

因为我是为他出生,为他留下的。

因为我曾许诺过他,不让他孤独寂寞。既然上一副身体是做不到了,不如换这个小生灵的身躯来伴他如何?

古人云,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我缓缓落在他肩头,轻轻啄着他脸上的泪痕。

又云,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他看向我,眼里闪着惊异的神色,又渐渐地公子忽然像想起什么事来,轻轻把我搂于怀中。

虽然我不能长久,可年年岁岁,燕子归来时,我总会伏在你的梁橼下,唤你迎我归家。

瑟兰迪尔,你说呢?







评论 ( 4 )
热度 ( 7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