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 】断线傀儡(蒸汽朋克AU〖上〗)

瑟兰迪尔又梦到了那个男人。

暖风撩起他的额发,他站在一条通往蓝天的铁轨上,黑风衣在身后簌簌飘动。

他有一双极美的蓝眼睛,眼神温柔恍若北冰洋春日解冻的海面。

瑟兰迪尔每次都是这样缓缓走向他,每次都是这样在一片炽光中拥抱那个黑风衣身影。然后下一刻手中就传来了冰凉而沉重的触感。

他手里有一把折叠刀,正架在男人的后颈上。

这时他忽然笑了起来。

他附在瑟兰迪尔耳边,他说……





“我没办法。”情报局行动处军官瑟兰迪尔双瞳里映出米白墙面,“仅凭记忆还做不到完全推理出他的身份这一点,为此我感到苦恼。”苍白的阳光穿过窗口投在他脸上,医疗处的心理医生面无表情地旋出钢笔笔帽。

“可我一定要知道他是谁。”

“一定要知道吗?”

“一定。”

心理医生巴德抽出他的病历,目光扫过神情憔悴的金发军官,最后停在了文件上――E种人,三十六岁,默克伍德公爵族系,供职于中陆情报局行动处,曾于执行追捕叛党任务中立功……寥寥数语概括了瑟兰迪尔半生。

“其实是我们的错。”巴德医生坐在钢制椅上轻叹,他转着笔,“之前进行的药物催眠手段,本想促你删去这段记忆,但没想到在你潜意识里遭到强烈反抗,这说明他对你很重要。瑟兰迪尔长官。”

“我只要知道他是谁便可。”瑟兰迪尔答道。

“他叫索林 · 欧肯希尔德。”巴德缓缓道,“D种人,他是你曾经的恋人,同时也是被你亲手杀死的叛党。”

原来是这般重要的人。

瑟兰迪尔茫然地在空白的脑内搜寻“恋人”或“叛党”的字眼,却是徒劳。唯有“D种人”让他微微皱起眉。

D,Dwarf,中陆罗斯洛立安帝国血统阶级划分表的末等,多数定居于贫民窟一带,政府高层曾言此类人因血统劣质而使其暴躁易怒,犯罪率居高不下。

因此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需要隔离。

身为Elf的E种人瑟兰迪尔选择沉默,他是罗斯洛立安帝国的高阶血层,他的骄傲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把自己和一个“Dwarf”阶级的“恋人”联系在一起。

“你因为他的血统而感到害怕了吗?”医生巴德放下笔,盯着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迟疑地摇摇头。

“我只是没料到。”

“索林和你一样在执行部。”医生的语气依旧冰冷空洞,“因为血统,他曾受过限制,但后来他的表现他被公认为是百年来最优秀的执行军官。”

“后来他加入了叛党。”

“帝国几处重要军火库被毁,桥梁倒塌,情报泄露,都是他参与过的行动。”

医生递给他一张照片,上面的男人披着行动处标配的黑风衣,眼睛蓝得像北冰洋一带的海域。

瑟兰迪尔盯了几秒钟。

“原来是这样。”他把照片递回去,看着端起咖啡杯的医生说,“给我更多关于他的资料,我不喜欢一直处在被蒙在鼓里的状态。”

巴德医生泼掉咖啡渣,反问:“咦,顺其自然地忘掉他难道不好吗?”

“感情是弱点。”瑟兰迪尔斩钉截铁道,“一日不能把这个弱点彻底消除我便一日不放心!”

“哦。不愧是瑟兰迪尔。”医生笑道,“那请您自己去慢慢了解索林 · 欧肯希尔德吧。”

“再会。”瑟兰迪尔和医生握手后走出门,早有行动处的低阶军员在等着他。瑟兰迪尔决定先去车站,他在多尔露明执行的任务还未彻底完成。

初夏的天空澄澈如洗,人流熙攘,金发军官双手插在口袋里松了口气,瞬间有种假期的恍惚感受,在遗忘之前的许多日子里,那个人,索林 · 欧肯希尔德应会陪在自己身边,如今却在瑟兰迪尔身上留不下任何痕迹。

军官侧身回望身后的随从,年轻军员那一脸僵硬苍白的神情犹如呆滞的傀儡。

瑟兰迪尔顿生不悦。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