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 】断线傀儡(蒸汽朋克AU〖中〗)

列车在轻微的振动中缓缓向前滑行,亮光一道又一道地透过车窗掠过他的脸。

窗外风景幽蓝,对面的年轻军员单手扶着军帽,发出沉稳深长的呼吸声。瑟兰迪尔闭上眼,脑海里开始不断浮现出那双眼睛,蓝得像白鲸游弋的海域。梦境的最后那双眼睛地主人都会附在耳边,开口欲言,他是有想说却还没说完的话吗?

瑟兰迪尔烦躁地喝下一杯咖啡,他决定去想点和当前任务有关的事。

视线逐渐朦胧昏暗。

面前的咖啡杯里突然荡起涟漪,远处响起了咯噔咯噔的脚步声。

军靴踏在过道里的声音很响,冷静果断。他踏着坚硬的钢铁地面而来,正从容不迫地逐渐向他逼近。

瑟兰迪尔缓缓抬起下巴,他双臂交叉,只是麻木地坐在原处。他没想去动别在腰间的枪,因为心被唤醒的感觉让他睁开了眼。剩余的感官如远风般在他身后被剥落带离,他被风声惊醒。

在那个辽阔明亮的夏天里,一个黑风衣簌簌飘动的身影在生锈的铁轨尽头等他。

风扬起青草。

瑟兰迪尔走上前去,他看到风车缓缓转动,漆着粉色的房屋,山坡下的村庄呈现着安逸平和的景象。瑟兰迪尔恍然回忆,索林曾说过,他的家在那里……

索……林。

他的瞳孔骤缩如针,瑟兰迪尔在转过头时望见了他的脸,索林 · 欧肯希尔德把他拥在怀里。窒息般地感觉开始让他惊慌起来,瑟兰迪尔握着一只冰凉的折叠刀刺向了他的后颈。

然后索林微笑着附在他耳边说:“瑟兰迪尔,我是不会向你告别的。”

晴空中突然投下的阴影笼罩了他们,巨型飞艇战舰带来了血光遍布地天空。

“我是不会……”

“不、不、不……会向你……”

“告别的……告别 ……”

漆着粉色地房屋在轰然一声中被炸毁,瑟兰迪尔回过头,他发现索林燃烧了起来,黑风衣簌簌飘动,像是黑色的残破战旗。

他是傀儡,燃烧中的傀儡向他伸出手,瑟兰迪尔听到钢线绷裂的响声,原来操纵傀儡的线被烧断了。

索林是只断线傀儡。

没人能够操纵他了,尽管是以死亡为代价。

瑟兰迪尔木然地望着他,顿时惊愕地发现脸颊上密布着蛛网般的钢线,右手不受控制地提了起来,他被空中垂下的透明钢线控制了,原来他也是傀儡。

瑟兰迪尔遽然惊醒,列车拉响汽笛缓缓停下。那名军员也醒了,他掏出枪,对准瑟兰迪尔的眉心。

“告诉我,孩子。”瑟兰迪尔冷冷道,“你想怎么样?”

“别动,被叛党同化的危险分子瑟兰迪尔。这是执行员莱戈拉斯在对你讲话……”他干巴巴地念着早已背诵好的台词,像只呆滞的傀儡。

瑟兰迪尔冷笑着起身,霎时他惊觉自己也是他的同类。

还未等他细想梦中的暗示,肩头已传来灼热的伤痛,军靴密密麻麻地出现在眼前,瑟兰迪尔陷入昏迷。



评论 ( 4 )
热度 ( 7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