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 】断线傀儡*(蒸汽朋克AU〖终章〗)

风很大,带着天空的寂寥。

他不得不按住有沿帽,才得以拄着手杖在青草绵绵的山坡上前行。坡度开始有点陡,坡上生锈的铁轨露出雨水侵蚀的伤痕,瑟兰迪尔看到了梦中的房屋,寂寥的城镇红瓦粉墙,燃煤火车喷出黑色的蒸汽,虽说春日遥远,人间重复熙熙攘攘的景象。

废墟被雨水洗出闪亮的瓦砾,白骨中生出青草。

瑟兰迪尔很难想象那曾被飞艇毁灭的模样。

时间在推进,从地狱里燃烧起的火同时反噬了地狱。随着北方涌起的叛军队伍汇集,他们在蚕食着摇摇欲坠的政权。种族制度如大厦将倾,索林希望看到的景象在逐步出现。

信念是束缚人的丝线。

人需要以此生存,否则如傀儡断线。为着自己的信念而生同时也可为它而死。可无从判断它罪恶与否,有时为信念的执着也是奴隶的存在。瑟兰迪尔后来逃过了刑罚,断线傀儡一时不知所措,但他最终意识到自主的权力。

生死人而肉白骨。毁灭原有的思想后他犹如新生。但还有很多变动的因素存在,否则不可能这么水到渠成。

例如和他有着相同觉悟的医生。

瑟兰迪尔默默摘下帽子,医生在山坡上等着他,起初他们在寒暄,医生说自己曾在瑟兰迪尔的咖啡里加入催眠药物,等瑟兰迪尔问他为何时,医生的眼睛里泛着着破冰洋面般的深蓝。

“好久不见,瑟兰迪尔。”索林 · 欧肯希尔德说,“你的折叠刀太钝了。”




*标题出自“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之意。原意大致上为灵魂于人来说,犹如操纵傀儡的线,一旦灵魂失去,便如断线傀儡般不再动弹,了无生趣。

原句出自于能剧大师世阿弥的《花镜》,另外在《功壳机动队》剧场版2中也有出现。

但本篇的“丝线”不取原意,则是以“信念”替代。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