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君有疾,在腠理》· 荔奴

日光在粼粼波涛上闪烁,船桅末正悬着天边即将隐去的星辰。

波纹中跳动着晨曦瑰丽的光彩,他在这时望见了天边透亮广袤的海面,晨星消隐,红日自云海中喷薄而出。这是夏日里的一个清凉无风的早晨,海面渐渐被朝霞染得鲜红。

载着他的双桅纵帆大船正驶往日出的方向,岛国扶桑。船满载着无数精瓷茶叶、丝绸帛画,奉着天子的旨意,船舶自南方港口出发,日夜行于波涛之间,正是为扶桑带去天朝恩赐的礼物。

瑟兰迪尔便在其中。

他是一株荔枝的树灵,生长在南国温暖潮湿的山野里,如今被连根挖出,用黄帛裹了土,每日淡水滋润地安置在船舱里。神灵终日无事,唯一乐趣便是晨起看海。

白帆鼓了起来,船身在波浪中颠簸航行,桅杆在也眼前倾斜,起初瑟兰迪尔尚可扶着船,在横斜的视野中艰难迈步,渐渐身躯支撑不住地向后倾斜,又一个大浪打来,瑟兰迪尔面如白纸,他对着甲板干呕不止。来来去去的水手穿过了他透明的身躯,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忽视了神灵伸到半空中求助的手。

果然还是没有人能看得见他。

瑟兰迪尔在地上拍拍朱红衣襟,勉强起身。南方神灵当然只适生活在温暖明亮之境,初至海上,海风冰凉彻骨,畏寒的荔枝又怎能受得了。

正当他要起来时,一方手帕打到了他脸上。

“喂。”瑟兰迪尔竖眉不悦,“又生气了?”

明黄衣衫的黑发年轻人横抱着胳膊,下巴高昂,对地上的瑟兰迪尔不理不睬。

“索林。”瑟兰迪尔直唤其名,“难道如今你还想从这海上逃回去?”

“这又有什么错?!”黑发年轻人狠狠剜了他一眼,哼道,“我生在山野,又故土山魂蕴蓄成灵,为何就要随什么贡品去什么扶桑国?!扎根在什么蛮夷土?!”

“可你还不是在船上了?”瑟兰迪尔好气又好笑地提醒,“估计这几日内,短则三日多则七日,我们便要到扶桑了,到时看你怎么办。”

索林傲然应道:“那我们走!”

“你还想走?跳海?游水回乡?”瑟兰迪尔伸手戳着他的额头嘲讽道,“索林,有句话你得记着,此心安处是吾乡,既是境地换了,不如试着去赏看异乡风景,不也是一样地逍遥自在?”

索林没好气地拨开他的手,“那是你的自在!”

还在甲板上争执不下的两位神灵还不能未卜先知,以今晨为始,他们距离扶桑还有五个日出的航程。


评论 ( 6 )
热度 ( 8 )

© 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