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空旷冷寂的原野是没有风的,我在那里凝视着麋鹿头骨。

【Dwarf & Elf】《君有疾,在腠理》荔奴

距离扶桑岛还有四个日出的航程。

“小老儿出行前没带什么志怪话本。”船主道,“但小老儿这胸中的万卷书呐~”折扇啪地拍在他的胸脯上,“可不比那勾栏瓦肆里头的说书先生少,来来来,诸位坐定了,可想先听哪类故事?”

船上的人密密麻麻地围坐听故事,此日海风和熙,人人皆屏声静气地等待船主开口,船栏上只有海鸟起落。

“狐仙。”有人应道。

“山鬼。”一人答道。

“海怪。”索林淡然坐在中间。

瑟兰迪尔便知他又想套出关于回程航线的话。 海面广袤无垠,每一处暗礁下都藏着商船上的人口口相传的诡异传说。

“倒不如听听海盗的故事。”瑟兰迪尔嗤笑。

“好了好了。”船主拈拈发白胡须,神情肃然,“提起海怪,我倒是想起十多年前在这一带海域发生的事……动静闹得很大,涌上来的波涛遮天蔽日,附近的艘船都险些掀翻了。”

“是海怪吗?”众人面露惊异。

“不是。”船主摇摇头,“听人说他有亲眼见到扶桑岛的蛮人在勾拽海下的一条庞然大物。浪里透着金光……”

“是龙女。”船主道,“只是还没来得及变幻出形体。原先扶桑人见岸上有个梳着双髻小姑娘在戏水,忽然潜入水里发出极大的动静。便赶了几艘大船上去围着,扶桑蛮子不识龙女,竟强行用铁勾把她勾住要托拽上岸。”

“后事如何?”

“她逃走了。”船主指向西南方的海域,“龙女在那珊瑚礁中躲避。不过那珊瑚礁呢,自古以来,自那南下一路顺风而行倒是回港口的航线。”

众人皆唏嘘,正在那时桅杆鼓起的白帆却缓缓垂下。

然后又缓缓地往后凹陷,高扬在瞬息黯淡无光的海风中。船楼发出牙酸般腐朽的吱呀声,巨浪在后方铺天盖地地打来。船往后倒退,在滔滔大浪中,海平面下的珊瑚礁依稀可见。

“起风了!”有人惊叫。

在一片惊慌奔走的人群中,瑟兰迪尔愕然地望向索林。


他就知道是索林。

后者竟淡然地看着热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像极了停在船栏上的海鸟。

“你来了。”索林看着瑟兰迪尔道,“你看,路虽远,但我总算找到了办法。瑟兰迪尔,跟我走吧。”

“就算你知道怎么在海上走,可你能避开那些暗礁吗?”瑟兰迪尔摇头。

“我会一步步地去了解大海。”他执拗地扭过头。

“索林。”瑟兰迪尔选择劝说,“你厌弃他乡,却不懂他乡时又可作故乡的道理。就像飘飞的蓬草本是无所可居,只能随风飘荡的草籽,落到哪片土里,就即刻生根,汲取了那方土地的精华,便以此为家。可要是当初被风吹得偏了些,落到别处去呢?”

见他偏着头,毫不理睬的样子,瑟兰迪尔蹙眉,拍着索林的肩,“换句话说,要是你本是被风吹到扶桑岛上的呢?”

索林冷冷道: “我是树,不是草。”

评论 ( 2 )
热度 ( 8 )

© ξ | Powered by LOFTER